您的当前位置:首页>政策研究>政策解读>产业经济

如何进一步激活县乡消费“蓝海”?

时间:2021-03-10 来源:工人日报
  【两会观察】如何进一步激活县乡消费“蓝海”?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健全城乡流通体系,加快电商、快递进农村,扩大县乡消费。对此,接受记者采访的相关代表委员表示,“电商+快递”进村,能够提升消费便利度,从而激活县乡消费“蓝海”。对于如何补齐短板、进一步挖掘县乡消费潜力,代表委员纷纷建言献策。
  “以前是送信送报纸,现在是送家电送衣服。”全国人大代表、陕西省石泉县邮政分公司乡邮员赵明翠28年来行走在山大沟深、艰险崎岖的乡间邮路上,目睹了农村电商与快递下乡的发展进程,见证了由此带来的县乡居民消费需求的不断释放。
  全国人大代表、苏宁集团董事长张近东表示,随着农民收入增速不断加快,城乡收入差距不断缩小,特别是在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如期完成后,乡村振兴战略全面推进,乡村消费市场将进入加速提质转型的新发展阶段。
  快递打开县乡消费“蓝海”
  “随着快递业和互联网的发展,网购下沉,成为乡镇、农村消费新常态。”赵明翠代表发现,自己送到乡亲们手上的电商邮件越来越多。
  “农村居民的耐用品消费、服务消费以及线上消费等不断增长,县乡消费潜力巨大。”全国人大代表、58集团CEO姚劲波说。
  全国人大代表、云南省曲靖市麒麟区茨营镇团结村袁家营村民小组村民袁海波告诉记者,他所在的县乡,电商和快递的发展改变了大家的消费习惯。“在乡村甚至县城,线下消费不像大城市那么便利、有那么多选择。如今,我和身边很多人买东西都通过网购,因为网上可以买到县城、乡镇买不到的东西,送货速度也快,几天就能拿到了。”
  “快递畅通工业品下乡渠道的同时,也让农产品进城更加便利。县乡居民收入增加,也进一步提升其购买力,促进下沉市场消费崛起。”全国人大代表、福建师范大学经济学院院长黄茂兴说。
  全国人大代表朱登云是湖南怀化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靖隆养殖专业合作社理事长。2020年受疫情影响,山货出山比较困难。朱登云代表成立了网上直销和农副产品配送部,整合本地特色生态农产品,通过网络预售和订单模式,卖到了全国各地。“农村电商的发展让我们的山货能够走出大山,村民们收入增加了,网上购物消费水平也随之提升。”
  近年来,国家邮政局先后推行了“快递下乡”“快递进村”工程。随着乡村物流和互联网等基础设施逐渐完善,以县乡为引领的下沉市场正在释放巨大的消费潜力。
  物流短板制约潜力进一步释放
  虽然送到老乡们手中的物品越来越丰富,但赵明翠代表发现,和30年来一样,这条邮路上通常还是只有他一个乡邮员。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我国乡镇快递网点覆盖率达97%。但是,很多县乡的情况与赵明翠代表见到的一样:在村一级,大部分民营快递企业并不能像在城市里那样送货上门,实现与“买家”的面对面交接。
  “许多乡村快递网点,都是通过本地人加盟快递公司而建立的。农村地域广阔,居住分散,再加上路况复杂,快递单量相对较少,快递上门服务的成本较高。一些快递公司分配给网点的利润空间不足,层层抽成,根本不够去村里送货上门的成本。”全国人大代表、辽宁省大连市中山区邮政分公司站长赵明枝在调研中发现,乡村地区物流基础设施不完善,导致乡镇物流快递在及时性、可靠性、服务水平、快递成本等方面,都与城市存在较大差距。
  这些物流短板正在制约消费潜力的进一步释放。
  “我身边有人网购的电饭锅有瑕疵,退换货花了十几天,差点过了包邮时效。”袁海波代表认为,“县乡消费能力有限,很多人图便宜,买到了质次价廉的商品,物流缺陷导致退货换货难、网购体验差,影响了消费热情。”
  “遇到要买家电、家具等大件,一个是不放心,另一个也是担心运送过程中出问题。茨营镇每周只有一次集市,商家数量也少,选择性不多,大家还得去城里买。”袁海波代表说。
  商务部等12部门日前联合印发《关于提振大宗消费重点消费促进释放农村消费潜力若干措施的通知》,明确提出补齐农村消费短板弱项等五方面任务。该通知聚焦激活县乡消费的大背景,瞄准县乡消费诸多问题和短板。
  补齐短板,深挖潜力
  如何打通物流的“最后一公里”、畅通农产品进城的同时让更多优质商品下沉到县乡市场,从而进一步挖掘县乡消费潜力?
  全国政协委员、云南省砚山县副县长梁映华向记者分享了砚山县的做法。该县位于云南省东南部,是国家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县。目前,该县11个乡(镇)均建成了电子商务服务站,乡(镇)覆盖率100%,村级服务站还可以提供代买、代卖和物流等基本服务。该县还整合邮政公司负责从乡(镇)到村级邮路服务,打通了县—乡—村物流“最后一公里”瓶颈,建成了工业品和网货下乡物流仓储中心,分段分块负责县到乡路段的下乡工业品和网货物流服务。
  梁映华委员表示,新业态、新模式是促进消费增长的强有力引擎,增速快、占比高、带动作用强。在创新消费方式上下功夫,比如现在的直播带货、消费券等方式,引导居民在消费上敢于投入、敢于消费。
  梁映华委员还表示,促进消费还必须吃透市场,要在市场细分上下功夫,实施差异化营销策略,研究适合不同人群的差异化产品。他表示,县乡居民具有身处熟人社会、对价格较为敏感、闲暇时间较多等特征,拼购、团购等社交手段在县乡消费市场上大有可为。
  张近东代表则建议,将品质升级、体验升级作为乡村商业消费升级的主要方向,发挥有线上线下融合成功经验的大型零售实体企业的引领和带动作用,通过对农村小微零售企业的数字化赋能,引领带动农村消费品质升级,充分释放农村消费潜力。
  在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泰兴市邮政分公司江平路支局支局长何健忠看来,激活县乡消费,应着力加快建设农村现代物流体系,包括建设道路、配送中心等流通设施,打造智慧供应链,加快互联网技术赋能农业生产销售,推动建设农村供应链信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