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智库观点>百姓智慧>民间文化广场

【文艺评论】蒙古族文化的诗意诠释

时间:2016-07-25 来源:

编者按:

  626日,第13届中国·内蒙古草原文化节民族电影展映周启动,20部优秀影片在全区公益放映900余场。

  《母亲的飞机场》作为开幕影片在启动仪式上展映,博大无私的母爱、跌宕起伏的剧情令不少观众热泪盈眶。影片讲述了一个动人的故事:草原额吉收养了一个上海孤儿,孤儿长大后成了空军战士。

  “孩子参军回来开着飞机来看您。”一句戏言点燃了老额吉的希望,她开始在蒙古包旁边建飞机场,供孙子的飞机安全降落,几十个牧人也默默地帮助额吉修建飞机场,人们都知道这是一个美丽的谎言,但没有人忍心戳穿它。

  本期《文艺评论》精选了民族题材影片《母亲的飞机场》的3篇评论作品,与读者分享。

  经由报告文学、电影、电视剧、舞台剧等多种文学艺术形式的传播,草原母亲哺育3000孤儿的感人事迹已经被很多读者、观众熟知。卓·格赫编剧、周玉鹏导演的影片《母亲的飞机场》通过含蓄内敛的情感表达、舒缓平稳的叙事节奏、唯美精致的镜像语言等散文式电影独有的艺术韵味,将一个普通的领养孤儿的故事提升到诗性哲理的层面,彰显出创作者对草原文化的深层感悟与理性思考。

  影片讲述的是年老病重的草原母亲道勒格尔额吉时时思念着她收养的上海孤儿、已经入伍当了空军的毛淖海。邮递员包迪酒醉后与额吉开玩笑:毛淖海会开着飞机回来看望她。这句戏言点燃了额吉的希望与信念。听说必须要有一大片没有石块的平整草地和能够照明的跑道,飞机才能安全降落,额吉便不顾年迈病重,去捡拾散落在草原上的石头,去寺庙和其他牧人家里借来神灯,她下定决心要为毛淖海建一个飞机场。乡亲们明知这无法实现,但是谁都不忍说出实情,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成全额吉的心愿,全力以赴帮助她修建飞机场。这个感人故事只是本片的情节线索,它的枝蔓所延展出的丰富内涵才是影片的艺术价值所在。

  对蒙古民族生命哲学的深刻诠释

  生命是一切价值的基础,是一切价值系统的原点,而生命意识则是人类对于生命存在与生命价值的认可。在蒙古民族心中,大自然中所有生命都是至高无上的,无论是人,还是动植物,甚至山川河流,没有尊卑、贵贱之分,都应该得到尊重、接纳和爱护。尊重生命是蒙古民族生命哲学的基本内涵。正因如此,道勒格尔额吉对上海孤儿(毛淖海)的收养就不仅仅是简单的母性,而是由这个民族独特的生命哲学自然而然地生发出来的对个体生命的态度。所以,额吉不仅在安葬儿子之际收养从保育院逃出来的毛淖海,让这个可怜的孩子享受到人间的至爱之情,而且还曾经收养过小狼崽,并经常以悠长而深情的呼唤与草原狼交流情感、传达问候。在额吉的心中,收养孩子和收养小狼崽没有什么不同,因为他们的生命价值是等同的。

   在蒙古民族的生命观中,生命是长生天赐予的,值得珍视;而死亡只是生命又回到了长生天的怀抱,是非常自然的事情。因此,蒙古民族对死亡的态度是从容豁达的。影片中有两个表现死亡的段落:一个是影片开头额吉的儿子去世,另一个是影片中间部分额吉的孙子在找寻公社的羊群时被暴风雪吞噬。面对两位至亲的先后离世,我们没有听到撕心裂肺的哭嚎,也没有任何渲染烘托悲哀情绪的画面,我们看到的只是额吉凝重而悲伤的脸颊上流淌着的无声泪滴,是默默地用洁白的布匹来包裹逝者身体的虔诚,是载着逝者的勒勒车一步步行走在草原上、为其灵魂寻找安放之地的步伐。这种含蓄内敛的情感表达方式,既是蒙古民族的性格,也是他们的生命哲学。因为在蒙古族人的心中,平和与静穆的缅怀才是对死者最崇高的敬意。

  对草原母亲人格精神的诗性赞美

  母爱是人类最纯洁、温暖、无私的感情。内蒙古大草原的母亲们因曾经救助、养育3000多名国家的孩子,不仅获得“草原母亲”的美誉,而且赋予了母爱更为高尚的内涵:母爱不是一种仅限于血缘亲情的感情,而是能够超越于其上的人间大爱。

  影片巧妙地选取了道勒格尔额吉与毛淖海之间几则典型的生活事件来建构他们的亲情关系:在安葬儿子的途中收养毛淖海(相识);毛淖海哭闹着要回上海找亲人,额吉为了安抚他,赶着勒勒车假意答应送他回上海,实则在广袤无垠的草原上兜起圈子(相处);额吉不顾自己身患绝症且无人照料,隐瞒病情把毛淖海送去当兵(离别);额吉为了她日思夜想的毛淖海而修建机场(等待)……这些事件不仅高度概括了额吉与毛淖海之间的感情经历,而且让我们充分感受着这位草原母亲丰富而独特的人格魅力:善良仁慈、宽厚坚韧、无私开明、富于智慧和力量。最值得赞许的是,在表现这些生活事件时,创作者并没有组织激烈的戏剧冲突或紧张的人物关系,而是以舒缓平稳的叙事节奏,描摹生活的原貌,只在场景和细节上仔细着墨,使其富于诗意的美感。母性的仁厚与慈爱,使语言的障碍得以跨越,孩子的惧怕也无影无踪。在这个纯净而韵味深长的远景画面中,我们看到天格外高远,草原格外辽阔,天地间一老一小两个人在慢慢靠近。这个普通的日常生活场景,经过创作者对细节的精准把握与精湛处理,草原额吉如春风化雨、润物无声般的母爱升华为一种灵动的诗性之美,深深地拨动了我们的心弦。

  对蒙古民族善良淳朴品德的倾情歌颂

蒙古民族尊重与珍爱生命的文化哲学造就了他们善良淳朴的性格和品德。影片中无论是道勒格尔额吉对毛淖海的收养,孤身一人又身患绝症的情况下隐瞒病情送毛淖海去参军,文革期间为身陷囹圄的达瓦社长送吃的,要为毛淖海的归来亲手建一个飞机场;还是包迪因对道勒格尔额吉所说的谎言而极度自责、愧疚但又不忍戳破;甚至是达瓦社长、萨茹拉以及乡亲们明知徒劳但又去帮助额吉修建飞机场,无一不是源自于他们善良淳朴的心性。可以说,这些事件宛若一颗颗散落的珍珠,当创作者凭借高超的艺术技巧将它们串联起来展现在镜头画面中时,这些全人类共同追寻的美好品质便跨越了民族的界限,令所有观者无不为之动容。

《母亲的飞机场》是一部让我们深深沉醉与感动的影片,它舒缓、自然,宛若草原上蜿蜒曲折又汩汩流淌的河。它是创作者从心底唱出的一曲草原恋歌,歌唱着炽热深厚的人道情怀,在喧嚣浮躁的当下生活中为我们的灵魂寻找到一处栖居之所。(郭培筠)